您的当前位置: > 888真人 >

古都的慨?

日期:2017-07-10 09:5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说真的,打我识得西安和北平这两个地名起,怎么看就怎么?扭。底本众人皆知的长安和北京不必,却另取个俗名顶替。后来才知是明太祖朱元璋自定都南京后,于开国第二年将大都(今之北京)改名为北平府,把长安正式改名西安府。其后,朱元璋的儿子明成祖朱棣赶走了他的孙子建文帝,将都城从南京迁到北平,并将北平改为北京。满清入关后,又在北京定都,于是,明清两代达500年之久,北京仍然是全国的政治中央。

到了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颠覆满清帝制,树立民国后,代之而起的蒋介石也玩这无聊的政治游戏。1928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战役后,中国的首都迁到南京。北京遂改名为北平特别市。1930年6月,北平降格为河北省省辖市,同年12月复升为院辖市。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平被日军?领,其傀儡政权中华民国常设政府在此成立,又将北平改名为北京。1945年日本发布向联盟国投降,中国抗日战斗结束。同年,公民政府再把北京改回北平。1949年10月1日,中华国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布成破,国都定于北平,同时北平正式更名为北京。看看这些手握政权的人弄得北京神魂倒置的,我看了都嫌累。说白了就是封建帝王意识作怪,他们为了本身的政治好处,成心矮化这两个历史长久的古都。

古今中外,无论是那个国度或大都市的名称,都是由历史文化所累积成的丰碑。名称就是无形资产。在世界古都中,像雅典、罗马、开罗,都未改名,惟独中国的帝王把与它们齐名的长安古都更名为西安。统治阶层只图“西部安宁”,于是“长治久安”的长安,便被降格成西安了。长安文化囊括周文化、秦文化、汉文化、唐文明。西安的价值在长安。长安的优势在古都,古都的上风在汉唐,汉唐的象征就是长安。长安的历史定位和历史价值,西安无论如何是更换不了的。试想,当读过世界历史与地舆的本国游客们到中国想一睹长安跟北京的风采,他们如何得悉西安就是长安,北平就是北京呢? 最后搞清楚了,还都觉得莫名其妙,中国人为什么要这样子做。

长安改叫西安后,西边就真的“安定”了吗? “不”,谜底是否认的。远的于明朝末年,就有三位?西人,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饿得起来造反。1644年也是朱家王朝最后一年,农民军起义领袖闯王李自成在西安称大顺天子,他以闪电般的速度和不堪一击的攻势进?了北京城,逼得崇?帝朱由检上煤山自己给吊死在树上,朱元璋建立的大明王朝就这么给端了。近的在1936年,张学良、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软禁蒋介石,兵谏蒋抗日并迫其停止对内?共,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事。?西延安是中国共产党在1935年至1948年的根据地,也被视为「革命圣地」。最后在短短四年的国共内战,蒋介石连南京都保不住,只得退守台湾。北平这块貌似新的招牌就硬被中国共产党给拆了下来,换上了北京这块老字号。

从书本得来的常识,我喜好西安远胜于北京。海峡两岸分治时,我只能在心里比较,到梦里去神游。所幸老天睁开了一只眼,有的蒙主宠召,有的去马克思那儿报到,人为的妨碍给扫除了,小老庶民才得以跨过海峡走上一遭。

到过北京和西安这两个古都后,更证实了我的见解不虚。北京除了保存几个古迹外,拆了的城墙全被建造物和几环公路覆盖,几乎全给古代化了。孔庙在??^国子监街,当进入孔庙那块地,我是走一步心情就往下沉一步。庙里年久失修,满目萧然。大成殿为孔庙的正殿,里面灯火不足。孔子像尚能看明白,两旁分破的七十二贤就只能见到一身黑,身上还积攒着一层不薄的灰尘。我处在这情境里,感极而悲,有一种哭不出来的哀伤。几年都从前了,每想到此事,心里就难过一阵子。孔庙比之雍和宫跟?[庙切实太寒伧了,难怪两者的游客无奈比拟,一个是三三两两,另两个则是香火壮盛。孔庙是被订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游客得花钱买门票才干入内,北京就这么浪费孔庙! 当年大陆搞文化大革命,热气腾腾的批孔运动就是造孽!

年久失修的北京孔庙

离开孔庙,我步入国子监街,往地铁方向走去。同侧十余公尺外,有一人头戴着帽子身着旧军衣蹲在那儿,眼前放着一个已生锈的小铁碗。刚拐入这街进孔庙前,我是走在街对面,老远已瞅见这人,这会儿我就直朝着他从前。当快要濒临他时,本来低着头的他,脸抬起来朝着我看,却没吱一点声。?那间,我的心像是被电击似的,那是一张近乎有一半的脸被毁容,扭曲不正的五官使得他很难做出表情。细看他露出双臂的皮肤,他应该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我忙取出口袋所有的零票跟硬币,约有三十多少元国民币,弯下背腰,把手中的钱微微的放入小铁碗里。我不忍心回想再看那张令我肉痛的脸,我更不敢往这个孩子的身上去想------。北京之行带给我的心情是古井不波。

西安像大陆的许多古城一样有钟楼、鼓楼,西安的钟鼓楼就在城内的核心处,钟楼的所在地是一大圆环,大圆环的?髂媳毕蚍肿魉?l大巷,自钟楼往四周远眺,整个市区排列如棋局,小具盛唐时的范围。钟鼓楼周遭是西安城最繁华热闹之处,到了西安,我落脚在钟鼓楼邻近的一家旅馆。

西安市容

西安的市容给人的感到是干净清新。这回我是怀着一颗朝圣的心来这儿,因为有两位我心仪和神交已久的古人,汉朝司马迁和唐朝玄奘,曾在这儿造诣了自己。「秦时明月,汉时关。」能足踏昔之长安,让我的心灵感触到与司马迁和玄奘先后同处一地,精力上生出无比的震动和快感,我无法用文字抒发万一。一周的西安之行,每天处在心情亢奋的状态。西安大小饭馆的菜肴都十分油腻,号称什么第一碗和第一饺的餐馆,我都咀嚼过,还是离不开一个“油”字。打从第三天起, 我就?进冷巷换吃各类不同的面条,既廉价又好吃。

西安是11个朝代的都城。西安城墙位于西安市城区,是明朝初年在唐长安城皇城的基础上建造的。后来又经过屡次修补,是中国现存最完全、范畴最大的古城墙。西安城墙为?飨蜷L方形,??L2590米,西墙长2631米,南墙长3441米,真人现金网,北墙长3241米。城内面积约12平方公里,约为唐长安城的七分之一。

我在城墙上进口处租了一辆脚踏车,随即在城墙上快意地绕行了一圈,心中的豪情忘了被安稳不舒畅的屁股。站在高处,想起了童年时,我在亮度不足的小书出租店里,坐在小长板凳上,一边左顾右盼地看着钱梦龙的《西游记》漫画所带来的乐趣,另一边又得防备着随时被一脸严肃的老爸逮到的不安。实在《西纪行》里的唐三藏与历史课本里的唐僧玄奘完整是两码事。

登高远望到处,我遥想起玄奘这位不知疲乏的学识僧。他为懂得决多年对佛学的怀疑,信心探本求源,英勇地冒险西行到印度取经。当时,唐朝刚建立没几年,为了避免突厥犯境,所以封闭了玉门关。玄奘只好偷渡出境,经由几次险些丧命的艰险旅程才到达目标地。他在印度周游了大小几十国并在那烂陀寺潜心研习佛经并学得五种印度语言,最后获得了三藏法师的名称。据史册所载,只有粗通五十部经、律、论的僧人才有资格称三藏,当时全印度仅有九人罢了。

十四年后,玄奘学有所成,决心回国。当走到新疆和阗时,他上表给朝廷,表白了多年前擅自出关的歉意,盼能得到朝廷的谅解。那时是贞观十九年,大唐声威已达西域。令玄奘意想不到的是,唐太宗李世民不仅亲自给他回了信,还部署从和阗到长安一路的官员沿途接送。玄奘返回想都长安那天,宰相房玄龄受唐太宗(在洛阳)之命率重要官员到城门外迎接,城里的百姓们也几乎倾城而出,排成长队,夹道欢迎这位自西天取经归来的大法师。数日后,观见地物展现的民众多如过江之鲫。为了防范推挤踩踏之事变发生,官方不得不派专人到场维护秩序。

诚然玄奘拒绝了太宗的请求“还俗仕进”,但他允许太宗主持编译馆。自此之后,太宗与其子高宗李治为玄奘的译经工作,供给了所有所需的条件。玄奘自己译出了从印度带来的六百五十七部梵文佛经中的七十三部一千多卷,既精确又信、达、雅,当初咱们诵?的《观世音般若经》就是他译的。他创建了法相唯识宗,成为中国佛教的一座顶峰。

归国第二年,玄奘奉太宗的诏命实现《大唐西域记》一书。当时,太宗怀有开拓疆域之志,亟需理解西域及其到处各地的风情,所以初见玄奘面时,便嘱他将亲睹耳闻,修成传记。该书由玄奘口述,弟子辩机书撰而成,它记述玄奘游历西域和印度途中所经国家和城邑的见闻,不仅范围广泛,并且资料丰富,除了对佛教圣迹和神话传说的记载外,还包括很多各地政治、历史、地理、物产、民族、风尚的材料。《大唐西域记》问世后,影响极大,甚至一些同类着作相形见?,今皆不传,唯独它传播下来。这诚然由其书内容丰富所决定,文采优美亦为其重要因素。《大唐西域记》堪称中国历史上的经典游记。

二十年后,玄奘圆寂。埋葬在长安城?陌茁乖?且惶欤??A几百里内,有十几万人自动自发地赶来哀悼。当晚,尚有万余人夜宿墓侧,不忍离去。五年后,玄奘迁葬樊州。迁葬那天,又是多人送葬,情景有如当年初葬时之盛大。

《慈恩传》是玄奘的两位弟子慧立和彦宗将他的生温和西行编纂成书行世。慧立将日常听取而又未见于《大唐西域记》的玄奘取经事迹写成前五卷,其后彦宗又把玄奘归国后译经的过程及逝世后的情况写成后五卷,两者合一而成一完整的玄奘传记。小说《西游记》的构思就是源自这两本书。

玄奘不过一凡胎,唐朝百姓们为何对玄奘自西归来,一开始就散发出如斯多的热情? 为何有如此多的大众去送葬? 作为帝王,李世民父子为何既高规格地礼遇玄奘又高调地敬仰他呢? 经过一番思考,我的懂得是 (1) 他毕生奋斗仅为了寻求一个目标,?而不?的苦干到底,必要时不惜拿生命做孤注一掷。(2) 他坚强的信心和战胜诸种妨害的毅力不是一个凡人所具备的,最终他鞠躬尽瘁地实际了自己的幻想。(3) 人们都在追赶自己的幻想,然而人们往往在追赶的过程中,难耐煎熬而放弃。人们拿玄奘和自己对比,都会由衷的钦仰他的为人,敬佩他的精神,更拜服他的成绩。作为一个?身求法的高僧,玄奘身心力行的信奉之路从头至尾为传承者所敬佩。

高二上国文课,?到《报任安书》一课时, 我才稍为意识作者司马迁。这篇文章既长又深?,为了升学压力, 我也就没空去细嚼慢咽这篇文情并茂的文章。经过几十年的红尘打滚,断断续续地看完了《史记》后,我才情不自禁地怀着一颗虔诚恭顺的心去接铀抉R迁,这位终生充满悲剧颜色、最被古今称颂的史学家和散文学家。他撰写的《史记》被认为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最初,他写的是对父亲的承诺,到后来他写的却是自己的血泪。

有关他的自述,传布于世的只有三篇:《史记?太史公自序》、《报任安书》、《悲士不遇赋》。经详阅这三文, 再加上自己多年培养的史识才得以进一步?解司马迁毕生的遭遇,一?一?地走入他的心田深处,其中《报任安书》尤显重要。

司马迁十四岁时就从师熟读良多经典,到了二十二岁,足迹简直踏遍全部中国山川大地,此后就随父司马谈始终住在长安。从《报任安书》中获悉,烙在司马迁身上的悲剧与两个叫少卿的人有关联,一是李陵(字少卿),另一是任安(字少卿) 。前者仅是同朝为官并无私谊,后者倒是与他颇有交情的友人。「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是王昌龄写《出塞》诗里的后两句,飞委曲是汉朝名将李广,李陵是他的孙子。

司马迁二十八岁任郎中时,是年大汉出征匈奴。大将军卫青遵武帝所嘱,不使前将军李广直接与匈奴单宇交锋,却令他?兄聊车叵奁谙???俸媳??粜倥?R?道迂远,更乏水草,李广迷途失道而误期,卫青问罪,李广?激自戕。李广三子李敢面傩l青其父死之因未果,双方起抵牾,李敢?而着手伤及卫青,卫青自认理亏未敢张扬。霍去病(卫青之外甥)获悉此事,阴记胸中,伺机报复。 一天,武帝至甘泉宫游猎,去病从行,敢亦相随。行猎中,去病于后用箭射死敢,帝袒护去病,只说是敢被鹿?馈>?鲩V?r代,李氏家族对金枝玉叶的恶行只能饮泣吞声。司马迁俱悉此事。

八年后,司马谈逝世。临终前,他把自己着述历史的空想和愿望交付儿子,司马迁流着泪说:「儿子固然不才,愿将祖先所积存下来的重要史料,全部加以编撰,不敢缺略!」逾二年,迁三十八岁继父职为太史令,自此立志写《史记》。

迁四十七岁,武帝遣贰师将军,也是宠妾李夫人之兄李广利率骑兵三万人北征匈奴,帝令骑都尉李陵随军监督?重,陵入朝叩头自请率步兵五千人为偏师策应,帝许之。深刻敌境后,陵遇匈奴八万大兵,几番苦战,陵因众寡迥异且后无援兵,终因矢尽粮绝,战败被俘而降匈奴。陵不殉节而死,实有损大汉天威,新闻传到长安,帝异样盛怒,收李陵一家大小入狱,朝臣亦纷纷附和并斥责陵不忠。迁看不惯那些素日安享富贵、遇事诺诺的群臣,对在外拼命涉险的将领毫无同情心。李氏祖孙三代,一门忠烈是引人注目的事实,迁遂以一士谔谔仗义为陵辩白,认为陵以少敌多当属好汉豪杰之行,其投降是假。帝以为迁污?诋毁功少的李广利来为陵开脱,同时也隐然地批评自己用人不当,造成军事失败。帝更是大怒,将迁投入牢狱,以「?罔」的罪名判处死刑。当时的逝世刑有两种方法可能充抵,第一种是「令死罪入赎钱五十万减死一等」。另一种是处以腐刑(?割)。这时,即便与迁平时有交情的或是有点正义感的朝臣都陌然以对,当然也包含了日后在狱中向他求救的任安。由于无足资可赎身,迁本欲自残,但想起许诺父亲的遗嘱未了,遂信念辱没地下蚕室,接受腐刑,隐忍苟活。当时全体司马家族为了免遭牵连?九族, 把司马姓拆开,将司改为同姓,马改为冯姓,这是专制时代老百姓不得不采取的自救办法吧!

第二年,传陵为匈奴练兵,帝震怒族灭李陵全家,后帝知为误传。陵获悉老母和妻儿被屠杀悲伤不禁,遂断绝了他“欲得其当而报于汉”的归路。是年迁作《悲士不遇赋》,抒发了自己受腐刑后和不甘于「没世无闻」的心途经程。

李陵在降匈奴后,曾替匈奴劝降苏武,武的凛然正气为陵所折服,武返汉后,也曾劝陵归汉,《答苏武书》当是二人往来函件之一。陵在信中?述了本人客居胡地的凄凉,谈到老母、妻儿为武帝杀戮的悲?,更详述了自己率五千步兵对抗匈奴八万雄师的艰难,也诉说其投降反叛是假,日后图谋战机以报汉帝是真的良苦居心。其心之切,其情之哀令人感叹。但书尾,李陵对投降之事并未言悔,反倒劝苏武“勿复劝陵”。陵之不言悔,决不仅止于老母、妻子被戮,更有祖父与三叔无辜枉死之恨。所以,李陵在降匈奴前,当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李广与李陵祖孙二人同为抗击匈奴的猛将,一逝世一降,一个带着千古遗憾,离别世间;一个客死胡地,?惘终生。虽结果迥异,但福气何其类似!正如行伍出生的辛弃疾在《贺新郎》这首词里道出:“将军百战声名裂,向河梁, 回首万里,故人长绝。”,就是慨?李陵的境遇。

迁四十九岁出狱后,改任中书令,这是宦官做的工作。六年后,与太子刘据结怨的武帝宠臣江充?告太子于宫中搞蛊气。帝命江充与按道侯韩说等入宫查究。太子获悉后甚惧,遵从少傅石德之计,派人诈称为武帝侍臣,将江充等人捕杀。江充助手苏文逃至帝处控诉太子,帝居甘泉宫(在长安西北约150 公里之云阳甘泉山)急派侍臣速召太子,然侍臣又恐为太子所?,竟躲至他处避匿多日,乃回报武帝说「太子反已成,欲斩臣,臣逃归。」武帝大怒,遂令丞相刘屈?率兵平乱。太子被逼纠集众人数万,令任安(北军使者护军)发兵,安虽受节但按兵不动。太子举兵与丞相军激战五日,死者数万人。长安城大众认为太子谋反,不予支撑,太子势孤力弱而兵败流亡,最后被迫自残。帝灭太子全家,并逼死太子的生母卫子夫皇后。次年,帝心疑巫蛊之事,后查知此乃一冤案。帝方悟知太子刘据本无反心,下令族灭江充家。以「任安老吏,见兵事起,欲坐山观虎斗,见胜者合从之,有两心,处腰斩。」。因巫蛊之祸连累受死者,前后达数万人,史称「巫蛊之祸」。

任安系于狱中时,曾写信劝司马迁多「推贤进士」(切实是盼望司马迁打救他),迁接到安来书后,心中甚是为难。他知武帝因误杀太子,心中恼恨悲哀不已,真人现金网,意在为子报复。若有人敢强谏,一定是捋虎须、幽骥[,自取其祸;而以自己哑忍苟活的目的而言,他决不愿意重蹈「李陵之祸」。这倒不是厚李陵而薄任安。论交情,他与陵「素非相善」,真人现金网;而他与安则是老友。所以司马迁的心坎是无比苦楚悲伤。八年前,他为李少卿打抱不平,落得「身残处秽」的下场;当初一位故交老友任少卿来信向他求援,他却滚动不得。他遂写了悲?抑郁、荡气回肠、感人至深、流传千古的长信─《报任安书》,诚挚坦白地剖白,充满情感地?述自己可怜的遭受,把任安有死无救的事实和自己见死不救的苦衷告诉他自己,使他知晓成果并谅解自己亲身的苦楚。

其实任安按兵不动的决议是正确的,如此一来可让他的士兵不加入王室之战,防止无谓的捐躯。当时,帝远在甘泉宫(距长安约150 公里),太子则身居长安。安任京城(长安)禁卫军指挥官,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根本不知该听谁的命令。他又怎么敢公开与武帝派来的丞相军交战呢! 事后证明,武帝已老令智昏,在气头上谁都杀,以任安「老吏坐山观虎斗」仅是忿怒下为了要杀他找的藉口罢了。任安非死不可,谁也救不了他。谁要出来为任安谈话,那可要顶着?九族的祸。「李陵事件」基本无奈与「巫蛊之祸」相比。

迁以刑后余生的全部精神,贡献于他的着述。在《报任安书》的末尾提到,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的《史记》,他已实现了。尔后,迁的业绩就不明,卒年也不详。《史记》是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私书,也是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所记上起传说中之黄帝,下至汉武帝,总结了中国三千年历史的发展。司马迁知道该书不被当世所容,他写了两份,以防意外。迁有一女,嫁给安平敬侯杨敞,生杨忠和杨?,杨忠是「关西孔子」杨震的曾祖父。到了汉宣帝时,他的外孙杨?将它流传,《史记》才得以风行于世。我想《史记》应当是迁密托给女儿,再经她的儿子才得以公诸于世。

自古书契多编以竹简,一片竹片叫做简,把字写在竹片上,把许多竹简编连到一处,就叫做册。一部书往往须要用许多的竹简写成,因为一片竹简写不了多少字。我不敢想像司马迁是怎么把两份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的《史记》,一字一字地用毛笔墨书在竹片上,再一片一片地串联成册。这需要耗费他多少精力和财力! 以他区区下大夫不丰的俸禄,其艰难和浩繁可想而知。司马迁白天上班,夜晚在阴暗的孤灯下振笔直书,他的老妻断定帮他做了不少的事。写完了《史记》,人也该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每思及此,我总是不禁鼻酸。在当时,他只是个君子物,没人会传他的名。后人能意识他,都是来自他自己的传世文章。日后班固写的《汉书》,其内的司马迁传也都是援用他的三篇传世之文。

我分内地推重《史记》是因为司马迁能凸起人物在历史进程里起到的主要作用。在他之前的史家对历史事物的阐明,都是停留在受着天然力气、神权、天命等的安排。到了《史记》,他强调了人物在历史上的巨粗心义。他?述人物,并不限于达官贵人,而遍布于社会各阶层。在《史记》里,咱们时常可能看到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各种各样的人物,迁都藉同情的笔端,使他们喷射出刺眼的光辉。他给帝王、将、相破传,更给酷吏、刺客、游侠等列传。今天大家经常挂在嘴上的“多元社会”,司马迁早在《史记》里就?压昧似教āV豢上п崛说奈蛐蕴?停?汕Ф嗄?砣?册诜Q美赞?之余,又有谁会认真地思考「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呢! 难怪世人乐而不疲地在不同的时空下,重复地表演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野台戏。这倒使我猜疑 "人类是走不出迷宫的白老鼠"。

司马迁在《伯夷列传》里说: “ 或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若伯夷、叔齐,堪称善人者非邪?积仁?行,如此而饿去世。且七十子之徒,仲尼独荐颜?为好学,然回也屡空,荆布不厌,而卒蚤夭。天之报施善人,其何如哉?盗?日杀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党数千人,横行天下,竟以寿终,是遵何德哉?此其尤大彰明较着者也。若至晚世,品行不轨,专违禁忌,而毕生逸乐,富厚累世不绝。或择地而蹈之,时而后出言,行不禁径,非公平不发?,而遇祸灾者,成千上万也。余甚惑焉。?所谓天道,是邪非邪?”

这是个“天问”的命题,仅管司马迁熟读《周易》,他仍是心有疑怨却无解。就是两千多年后的本日,它还是老天留给人们的疑难。假如佛教早些传来中土,不知司马迁是否接收「三世轮回」而释怀?

分开西安的前一天刚好是个日曜日,早上拜访过碑林后,吃过午饭就大睡了一觉,醒来已是五点多钟。趁着景象未黑,就顺便到最热烈的钟鼓楼广场看看。出了旅馆,我朝着远处一堆人群走去。那儿有三位未成年女孩正在表演杂耍,围观的民众大略有六七十人,以年轻人居多。大女孩大略十五六岁,中的约十岁,小的一看就晓得还没上小学。三人衣着有些脏,想必是在地上翻滚所致。她们虽面无表情,却是一脸淳?的素面,三人不发一言地卖命上演。小的还得屈着身子钻进比她的身子还小的竹篓里再钻出来,有几个动作真有点不忍心观看。表演毕,观众们个个拔脚就走,只有三四人趋前把小钱投入小竹筒里。我把捏在手上的二十元票子赶快地边走边换了一张五十元券微微地塞进小筒。随后,我?了一会儿,就近找了一家面馆打发肚子。饭毕,一路走来,两边卖熟食的店里招满了有说有笑的青年,正开怀地吃着喝着。走了约莫十来分钟,我又见到先前卖艺的三位女孩,她们已移到另一处,在幽微的路灯下围地表演。此刻恰是吃晚饭的时候,天也大半黑了,仅有不到十个观众驻足在那儿。这多少个孩子判断还饿着肚子吧! 这次她们能挣到多少赏钱呢? 我怀着繁重的心境往旅馆的方向走去。

北京孔庙

西安一隅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
最新文章